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长风文学 -> 恐怖灵异 -> 上古神迹

大结局章:陈静转世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书末章


我一直没有离开拉萨,一直在这里游荡。一天,我又毫无目的地四处游走,人们来去匆匆,谁也没有时间关心别人,当然也没有这个必要。在出旅馆的时候,看着坐台处自言自语说出了一句话:“如果我做那种工作,肯定会自杀的这么无聊,就这么待坐着。”
谁知道,坐台小姐听到了,她瞪大了眼睛,把我马上逼出了旅馆。我走了很远,很远的路途,自己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。忽然,看到前面有一对新婚夫妇,他们正在举行婚礼。
我信步走向前,静静地在一旁围观着。这对新人笑得十分幸福,似乎所有的幸福都已经被他们拥有。我在心理自言自语:“林月,我们再次举行婚礼吧,你看,这里什么都有了,上一次我们的不正式,现在就和他们一起,再一次尝尝这个感觉吧。”
婚礼是很传统的藏式风格,我在心里一直和林月说话,最后大家一起舞蹈,我也被他们拉进了人群中,一起欢乐。大家跳的无非常丰富,不过大多跳的是“则柔”舞。“则柔”翻译成汉语就是“玩耍”的意思,是一种以舞伴歌的艺术形式。这种舞蹈在婚宴,迎宾,祝寿,添丁的喜庆宴席里经常出现,真没想到我也能参与其中,而那份无形的喜悦也逐渐感染了我,自己也跟着那份律动一起舞动身子。
宴会一直在持续,而我也渐渐累了,所以就从人群里走了出来。看着他们欢快地笑容,我觉得很开心,也希望自己能如此开心,不过心中始终有一份失落。远离了人群,我坐上了公车,决定四处逛逛你,车子慢慢地在建筑周围游窜,最后出了市区。到了郊外。我觉得这个地方很熟悉,于是就从车上下来了。
这里青山环绕,绿树丛生,一片生气。我记得这个地方,这里就是那个老喇嘛住的地方,那个寺庙就躲在林荫之中。我迈着安静的步子,顺着阶梯继续走上前的时候。忽然觉得左边一阵清凉,非常的清凉,似乎还有很多声音在呼喊着我的名字。我循着方向走过去。这个源泉似乎隐在茂密的草丛里,好不容易走进去后。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地洞。这个洞里黑漆漆地,不过阴风阵阵,虽然很安静,但我总觉得一直有人在里面喊着我的名字。
我站在洞口前,觉得很奇怪,里面却忽然传来海洋呼啸的声音,还有些许咸湿的感觉。莫非,这个洞口就是隧道的起始?可是,泉华已经完全被毁灭。那里以及那个成了一片废墟,什么都已经不再存在。我在洞口前张望了很长的时间,一动不动。连鸟儿都敢落在我的肩膀上栖息。我不想打扰它们的雅兴,所以就一直站着。任它们站在原处。我心里想着,这里不可能是隧道地源头,如果是的话,肯定不会再有海洋呼啸的声音,还有些许咸湿地感觉。因为,隧道的尽头已经完全被大地吞噬,一切都已经沉睡在地下了,更别说那些泉水了。
我站在原地,越发觉得好奇,这个洞口似乎能通往地底,里面一直有人呼喊着我。忽然,我觉得身后有人走过来了,回头一看,鸟儿也被我地动作惊动,立即四散逃开。来人是那位老喇嘛和那位年轻的喇嘛,我一看到他们马上就鞠了一躬。随即又觉得对喇嘛不应该鞠躬,于是双手合十,把头一低,算是问候他们。老喇嘛对着我又来了一段叽里呱啦的话,年轻喇嘛照常翻译:“师傅说,不管结果如何,都已经过去了,最重要的是,要把现在的时间握住,要活出自己。”
“太深奥了,我听不懂的。”我尴尬道。
老喇嘛又说了许多话,年轻喇嘛大概也记不住那么多,所以就捡了重要的翻译:“师傅说,你肯定能明白,要不然也不会发现这个地洞了。只有心地纯洁的人,才能发现这个地洞,因为这个地洞会说话,能把心地善良的人叫过来,然后你就可以在这里听到想念地人的声音。”
“这么神奇?”我惊讶道,不过说来也对,我的确是被地洞地声音吸引而来。
“是真的,我就经常在这里听到佛祖的声音。”年轻喇嘛面容安静地答道。
“是吗?”我回应道,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情。
“你是不是也听到了别人的声音?”年轻喇嘛问道。
“嗯,是听到了,很熟悉,很亲切。”我望着黑黑的地洞答道。
老喇嘛听了年轻喇嘛的翻译,明白了我刚才说的话后,又说了许多话,我也仔细地听年轻喇嘛翻译:“你听到的是谁的声音,那就说明,那个人在世界的另一头想念着你。”
我听了后,心里很温暖。因为,我听到了林月,信宏,陈静,陈林,老三,还有其他人的声音,这么说来,他们都在想念我,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很高兴。信宏,你原谅我了吗,虽然我也不愿意结局是这样,但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,我只能对你说:对不起。我想,信宏你也一定原谅我了,要不然不会在这里听到你的呼喊声,其实,我如果能在平时多注意,多关心你,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,我就能明白你一直以来的痛苦和无奈。
“不要在执着过去,你只要把现在的时间过好,这才是最重要和最简单的事情。”年轻喇嘛说道。
“嗯,谢谢你们。”我微笑道。其实,他们说的对,只有这样才能把答应林月的事情做到,做好,这也许是她最希望看到的事情。“师傅想请你上去做客,不知道你愿意吗?”年轻喇嘛问道。
“愿意。”我马上答应了请求,反正也没有事情可做。
出了草丛后,我们就我那个寺庙的方向走去,一路上我觉得在这里就特别的安静,心灵有一种说不出的释放感。在路上,我看到一名少女哭哭啼啼地从上面跑下来,心里觉得非常奇怪,莫非她也遇到了很痛苦的事情,只希望她能自己解脱自己,不要陷入无尽的怨恨里。
还没走出几步,我就听到了一个小孩子的哭声,喇嘛们觉得事情也有些蹊跷,于是和我一起寻找声源,因为我曾经在黑暗的墓穴里待过,所以听觉一直敏锐,这是天生还是后天练就已经不重要了,过去发生了事情,我为什么会在墓穴里待过,我也不想继续寻找答案,就让那个答案一直安静地呆在时间长河里,正确地待在正确的位置。
不一会儿,我就发现了草丛里有一个婴儿,看样子好像才出生不久。我恍然大悟,刚才那个少女哭哭啼啼的,原来她把自己的孩子丢在这个地方了。她一定琢磨着,这里是喇嘛出没的地方,一定会有人收养这个孩子,所以就把孩子扔在了这里。年轻喇嘛一看,马上就说了一些藏语,我猜想一定是在说罪过,罪过之类的话。
“我也是这样被丢在路边,后来师傅把我收养了,如今又看到这样的事情,哎。”年轻喇嘛感叹道。
我听了心里也一酸,原来年轻喇嘛也是这样的命运,自己的父母并没有见到过。我抱起了孩子,然后就和喇嘛们往寺庙走去。老喇嘛又夸赞了我几句,我心里想,如果每一个人能多关心周围的人,甚至陌生人,那就不会再有悲剧了。
进了寺庙后,我马上就请喇嘛给一点羊奶,或者牛奶之类的东西,免得小孩子饿着。可是,寺庙里没有这样的东西,只能等我出去以后再买了。在寺庙里我没敢多耽误,因为这孩子不能做喇嘛,因为她是个女孩子,所以我决定带着她去外面求援,看能不能有地方收留她的。老喇嘛又和我说了很多话,我觉得很是奇怪,他一直说个不停,也不担心我有没有明白她的话。最后,他也担心小女孩会饿着,就让我先行离开了。
除了寺庙后,我就急忙搭上了公车,去了市区。市区的孤儿院现在没有管事的人在,所以我就只能先自己照顾这个孩子。我急忙去婴儿店里买了一些衣服,然后给她穿上,可是却发现了一件很奇特的事情。这个女孩的脊背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,和陈静身上的一模一样!莫非,莫非,这个小女孩就是陈静转世?我有些激动地看着胎记,开心地抱着这个小女孩,心里很是欣慰。
一个晚上,我都没有睡觉,只是一直看着这个小女孩,她睡得十分香甜,完全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。也许,她不知道才是最好的选择,如果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会不会又有事情发生?我抱着小女孩,来回走动,并且低着头看着她的脸庞,真是越看越像我的妹妹陈静。
我没有觉得困倦,一直在想着事情,一直在照顾小女孩。看来,照顾一个刚刚出生的生灵真的是一件麻烦的事情,我们从小到大,父母,或者养育我们的人一定花了很大的心血,如果我能再次见到养父母,我一定会说我很爱他们,从来就没有恨过谁。
外面的漆黑被阳光驱散,一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,白天已经到来。我拉开窗帘,一轮红日正在云朵里攀爬,它似乎要把每一个人都渲染得充满朝气。而我,在这一刻,微微一笑,抱着的小女孩也跟着我笑了起来。
(全文完)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